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新闻网 > 社会 >

甘肃临夏校园血案的真相

2020-12-31 09:35 浏览:

今天的案件是一个与申诉有关的案件,发生在一个校园宿舍。受害者是女性,所以无辜的受害者也是女性。

临夏重点中学——临夏中学

我来说说案子是怎么发生的。

1995年5月27日,甘肃省临夏市重点中学临夏中学发生血案。市教育局局长的女儿马晓雪在宿舍遇害。犯罪现场很可怕。地上有很多血。受害者马晓雪的衣服被揭开,身上有很多刀。致命的伤是颈部动脉被切断了。警察调查现场后,打斗后现场很乱,但能找到的有用线索很少。凶手使用的凶器是匕首,但因为浸在血液中,无法采集指纹,马晓雪没有被性侵。虽然有财产损失,但一个中学生能有多少钱?很明显,凶手并没有寻求金钱或颜色,同时也没有留下明显的线索。这个奇怪的案件难倒了警察。

就在警察不知所措的时候,校卫队给警察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。那天,很少有人从外面来到学校。只有我们老师谢峰的女朋友苏小荣在案发当晚匆忙离开了学校大门。这个苏小荣的工作是公共汽车售票员。在爱上学校老师谢峰后,她很快发现她的男朋友与受害者马晓雪有染。所以她和马晓雪大吵了一架,并没有占便宜。最讨厌马晓雪的一定是她。警方非常重视这条线索,将苏小荣列为重点嫌疑人。她与警方的画像作为凶手的动机非常吻合,即“不是为了钱,而是为了杀马晓雪出口气”。后来,警方在苏小荣家中发现了她的一双鞋,鞋上有马晓雪的血迹,这是铁证,于是警方逮捕了苏小荣。

但是不管警察用什么方法,苏小荣都拒绝承认是她杀了马晓雪。她说那天晚上真的很想报复马晓雪,给她一个教训,但是当她走进马晓雪的卧室,发现她已经被打死了,她怕惹麻烦,就赶紧逃离现场。然而,警方认为苏小荣完全有理由杀死马晓雪,因此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起诉她。后来,法庭审理后,苏小荣被判处死刑。

法院很快判处苏小荣死刑

尽管苏小荣被判死刑,但在等待死刑批准和执行的过程中,她一直在拘留中心哭泣和抱怨。她的举动被一名姓苏的狱警看到了。同时,苏小荣也听说她愿意化为厉鬼,死后不转世,还想报复冤枉她的办案人员。于是好心的狱警动了恻隐之心。这个苏狱警有一个在公安机关工作的弟弟,所以她跟弟弟说起了的案子。她哥哥也觉得这个案子有隐情,于是紧急停止执行死刑,并敦促警方重新调查此案。因为马晓雪是回族,没有火葬习惯,尸体还是可以进行第二次检查的。于是,甘肃省公安厅派出了新的法医,通过尸检发现了新的线索。原来马晓雪在被害当天正处于生理期,推翻了之前警方关于凶手不是画的推断;同时,我们重新检查了凶手留在现场的匕首,提供了技术手段,提取了凶手的指纹,不是苏小荣的。苏小荣的冤情已经澄清了一段时间,但凶手是谁?警方加大了调查力度,扩大了以前没有问过的人的范围,很快这个案子就曝光了。

一个热情的狱警帮了苏小荣很多(网络地图)

该校一名女学生告诉警方,她在晚上学习的时候,在自行车棚里发现了一名辍学的学生那一坤。她怀疑那些离开学校很久的学生重新出现在校园里,他们的行为很明显,所以他们似乎没有来上班,而是像迷失的灵魂一样在那里游荡。有了这条重要线索,警方开始重点调查这个叫那一坤的人。最后通过提取他的指纹,警方发现凶手在现场留下的指纹是他的,凶手是那一坤。

后来在警察的审问下,那一坤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当晚的场景。

原来,那一坤退学后,家里很快给他安排了婚事,没过多久,妻子又生了一个孩子。本来他一张嘴吃饭都是打零工勉强度日。现在他三张嘴都吃不下。他只是想像其他人一样在南方工作。到了广东,因为没有一技之长,找不到工作。过了几个月,钱差不多都花光了,只好悻悻地回甘肃。回到临夏,他不敢回家,怕老婆问他有没有挣到钱,只好在城里瞎逛。不知不觉来到了以前上学的临夏中学。他不敢穿过大门。他从自行车棚后面的排水管进来,在学校里溜达,最后溜达进了老师宿舍区。那一天,老师宿舍区灯光很少,他就有了找房间偷东西的想法。他观察各个房间,突然发现马晓雪的宿舍。

这个马晓雪是那一坤在学校的暗恋对象,喜欢了很久,但是马晓雪一直没有真正见过她。隔着门一看,发现马晓雪躺在床上听音乐,穿的衣服很少,不禁心一大,想进去强奸她。那一坤推开门,发现门没锁,就冲上去按马晓雪脱衣服。马晓雪开始吓一跳。反应过来之后,立刻和突然闯进来的人打了起来。马晓雪虽然是个女的,但和那一坤打起来也没落风。那一坤着急了,抓起桌子上的匕首捅了马晓雪。马晓雪一时大意,脖子被扎破,血溅了出来,人马上就倒了。这时,那一坤开始上下其手,脱下马晓雪的衣服。当他脱下马晓雪的内裤时,发现自己正处于生理期,下面全是血,瞬间就失去了兴趣。于是他在马晓雪的脖子上补了一刀,拿着马晓雪的钱包,桌上只有十几块钱,快步离开宿舍,从排水管里钻了出来。

当案件最终曝光时,那一坤受到了法律的严惩,遭受了不公正待遇的苏小荣也自然恢复了正常的生活。看过这个的朋友可以考虑一下。如果这个案子没有热心的狱警,几年后会不会变成胡歌吉列托的女版,聂书斌的女版?那是什么造成了这种委屈呢?